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体育新闻 >

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:放开规则束缚后,爆款作品终于又

发布日期:2020-08-17 01:4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是不是很久没有对《浪姐》留下高燃印象了?

或者说,是不是一度觉得“《浪姐》越来越不好看了?”。

从公演给出的爆款作品走向,便可以看出一些端倪。

一公舞台,宁静、阿朵、袁咏琳的《兰花草》打下高燃基础。

从艺人独特的个人魅力到舞台感染力,再到新版歌词代表的寓意,这首歌方方面面都引得无数网友点赞。

二公舞台,宁静、郁可唯、郑希怡的《FLOW》踢爆全场。

这首从综艺一直炸到青春芒果夜现场作品也出圈代表之一,同期作品里排名偏低的《相爱后动物感伤》、《花样年华》亦颇受网友认可。

但若问《浪姐》三公、四公舞台的爆款作品有哪些?

相信大多数非追星族的观众都会出现暂时性茫然,因为这两次公演舞台的作品,基本上都处于“过目即忘”状态。

虽然姐姐们的默契越来越好,舞蹈难度越来越高,作品风格越来越有“女团”,却没有更多的震撼成果出现,反而让观众产生了审美疲劳。

连续两次公演没有呈现出圈的爆款舞台作品后,《浪姐》话题讨论度也开始走低,网播指数亦出现下滑走势。

待到复活换位战,虽然指数排名被刚上线的《中国新说唱2020》压了下去,但节目数据与话题延伸度却有明显的回升迹象。

这一变化,源于爆款作品在复活换位战舞台出现回归

阿朵《缘分一道桥》:降维打击疯狂拉回观众复活换位战中同时选择了《缘分一道桥》的阿朵、万茜、郑希怡都是歌手出身,三位专业选手给出的成果,也都很出色。

郑希怡的RAP版新颖洋气,她的嗓音唱古风歌词时也意外有着特别的魅力。

万茜用京剧唱腔搭配清澈嗓音非常合拍,飒爽却不失柔美的造型很加分。

待到阿朵,则出现《浪姐》舞台第一个降维打击现场。

虽然万茜和郑希怡的表演都很优秀、有特色,但她们的诠释与对音乐有着更深入思考的阿朵相比,就逊色太多了。

同时,阿朵的《缘分一道桥》也是《浪姐》在二公之后再次出圈的作品。

她用自己钟爱的民族元素烘托出侠女豪情,从唱腔到造型设计,乃至阿朵舞台上的肢体语言,都只能用震撼来形容。

这首成功出圈的歌曲,把《浪姐》原本主打的“姐姐魅力”唱了回来,也疯狂拉回了一批审美疲劳的观众,有了口碑转折的征兆。

黄龄《一剪梅》:浴室歌姬的嗓音太魅惑黄龄的嗓音号称开口就赢了,她在《浪姐》舞台所有参与的歌曲都展现了一如既往的扎实唱功,但客观来说,她的舞台记忆并没有比台下展现的性格抢眼。

直到她solo表演《一剪梅》后,你会发现,前期节目组提供的作品也好,团队给黄龄的任务分配也好,都限制了她的发挥。

这位浴室歌姬最大的魅力是从嗓音到个人都有着别样魅惑,当她把这种魅惑感完全融入到作品后,出来的效果比她参与的任何一支团队作品都逊色。

再加上火鬼王妆容和有点妖娆感中国娃娃的服装,让观众熟悉的《一剪梅》彻底改头换面,成为复活换位战又一出圈力作。

爆款之外,五公还有很多靠鲜明风格“出圈”的姐姐除了两支出圈作品外,其他姐姐的表演都有可圈可点之外,七话个人非常喜欢黄圣依、朱婧汐、王霏霏的作品。

黄圣依复古百老汇风格版的《独上c楼》很颠覆观众印象,只有成熟有阅历的姐姐才能展现出其中的韵味,她扎实的舞蹈相信也折服不少观众。

朱婧汐PK赢过实力唱将郁可唯是观众事先没有预料到的结果,郁可唯花费很多心思做编曲是足够出色的,但才女朱婧汐设计AI机器人风格太有记忆感了。

因为黄龄版的《一剪梅》太过魅惑,很多观众忽略了同场王霏霏的表现,她很巧妙地将民族唱腔和女团舞相结合,整个表演看起来舒适流畅。

同时,宁静的站桩式大vocal表演、伊能静总能唱出观众眼泪的感染力、万茜的花木兰情怀,都受到颇多赞赏。

即使唱功或舞蹈不太理想的姐姐,也有靠身材出圈的张雨绮,以及凭借自信感染观众的吴昕,给复活换位战舞台留下多姿多彩的印象。

当然,没有团队烘托整体效果,没有节目组全面的指导后,也有掉链子的姐姐,其中王智最为典型。

抛开表演风格,王智姐姐的服装造型首先便输了,看起来像小一号的衣服暴露了她的小肚腩和壮实肩颈,视觉效果非常糟糕。

浅色系衣服搭配上孟佳给她设计的劈腿动作更是雪上加霜,要知道,浅色系底裤真的经不起舞台灯光的考验,给王智姐姐又留下新遗憾。

但个别姐姐的失误并不影响复活换位战整体的品质,这一期的舞台给出两个爆款和多个姐姐特色,已经足够拉回一波观众好感。

面对这个成果,节目组或许也要思考一个问题:

为何三公、四公精心打造的团队作品,反而没有姐姐们的个人SOLO出爆率高?

有两个因素值得节目组参考。

其一、作品束缚。虽然复活换位战同样限定了作品,但也给了姐姐们足够的才华施展空间,她们可以对作品自由再创作,亦可以选择自己钟爱的风格。

阿朵即使拿了非自己第一选择的作品,也能完美融入自己想要的民族元素,黄龄碰上风格契合的《一剪梅》,才终于实现魅惑全开。

如果按照以往节目组的要求进行排练,无论是阿朵、黄龄还是朱婧汐的AI风都很难被采纳,而统一了要求的作品,又太容易在大方向上“千篇一律”。

其二、风格束缚。作为2020第一爆款综艺,《浪姐》选了一个成熟女性魅力的好立意,却没有给这个立意找到适合的风格。

在首轮个人SOLO与一公舞台之后,《浪姐》的作品风格与引导明显在向市面上常规的日韩女团发展,导致团体作品越来越缺乏个性。

复活换位战舞台放手让姐姐们自由发挥后,反而使最初的姐姐魅力回归,这才是大多数观众喜欢看,且不同于年轻女团的魅力。

同时,带着中国特色的阿朵、黄龄作品成功出圈,也说明我们的女团更应该保有民族自信、独一无二的特色,而不是一味模仿他人。

如果想把姐姐们打造成整齐划一的韩式大龄女团,《浪姐》便注定只能成为昙花一现,并不会给中国女团带来新风尚。

Power by DedeCms